分而治之的卢希亚棋盘

“部落就是肯尼亚,肯尼亚就是部落”这是当地人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肯尼亚是非洲不同文化交织最复杂的地区,畜牧的尼洛人、农耕的班图人、骆驼与驴子背上的库希特人交汇最中心的地方就在这里;地理上,中部的高原和裂谷带,西部的平原雨林和维多利亚湖湖区,北部图尔卡纳湖隔开广漠的沙漠和半沙漠地带,再加上迎接着印度洋季风的海滨地区,肯尼亚是个被神祝福的迷你世界,部落是居民们给安置自己的识别唯一的场所。这篇文章讲一个人数不少但命途多舛的部落在肯尼亚的历史。

四十多个大大小小、千差万别的部落被装进这个叫做肯尼亚的区域里完全造就于殖民史:与南边坦桑尼亚的边界继承自英国与德国殖民者的谈判妥协;与东北索马里的边界则在加上一战后对于盟友意大利的补偿;同样是意大利但是也是二战英国的敌对方,所以两方的军队在肯尼亚北部半干旱地带的小镇莫亚莱(Moyale)厮杀,这也是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国境线的中心点;剩下的乌干达则是为了管理方便以地理标签维多利亚湖与埃尔贡山为基础,谈判的对象是布干达的王室。

肯尼亚1963年独立自主、1964年成功撤销英国总督职位成为共和国,在与殖民经济完全依赖的情况下反殖民做得既艰难又坚决。白人对权力的垄断崩溃后,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中,迷你世界肯尼亚的部落一直探索谁在这个被称为“民族国家”的项目中能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如果分析国家元首的部落背景,从1963年独立起始,第一位总统是基库尤族的乔莫·肯雅塔,执政了15年;第二位总统是卡伦津族的丹尼尔·阿拉普·莫伊,执政了24年;第三位和第四位的姆瓦伊·齐贝吉乌胡鲁·肯雅塔都来自基库尤族,算至2022年,将总共执政20年。基库尤人作为肯尼亚总数17.3%但确实是人数最多的部落,统治了独立后肯尼亚的59%的时间,并且填满剩下41%时间的卡伦津人莫伊,获得权力也来自第一任总统乔莫·肯雅塔类似禅让的转接。

翻开肯尼亚人口普查的结果,会发现交换着统治肯尼亚的基库尤和卡伦津部落分别是肯尼亚人口第一和第三的部落 1)肯尼亚国家统计局2009年人口普查报告,而在反对派阵营里呼声最高的卢奥人(以奥廷加家族为代表)其实人数排第四,占肯尼亚人口的10.6%。可以说,肯尼亚独立后的历史是由这三个部落的政治征伐所书写的,那排名第二的卢希亚人去了哪里呢?我想写一段以他们的视角所叙述肯尼亚独立后的历史。

肯尼亚2010年新宪法破省立郡,现在的卡卡梅加(Kakamega)虽只有郡的级别,但是装载了曾经西部省省会的所有行政配套设施,政府行政楼、学校、监狱、法庭甚至是小总统府。相比肯尼亚其他城市,卡卡梅加显得有点另类:没有火车也不是公路交但通枢纽,但是将政府办公楼、行政宿舍区、法庭、市场直线连接在一起的主干道是双向六车道的标准;路边随处可见的二手书的地摊,而大多数肯尼亚并没有阅读的习惯,这样规模的书店和书摊,甚至超过了首都内罗毕。这个城市存在本身就好像肯尼亚旅游局的宣传标语——魔幻肯尼亚(Magical Kenya)。

卢希亚人的历史不能从卡卡梅加这个城市为立足点去叙述,但是可以从卡卡梅加曾经管理的西部省作为开头。和西部省的名号有不小的冲突,其实这个西部并不大。首都内罗毕西方的广大区域北至图尔卡纳,到南边的卡加多,都是裂谷省管辖,所谓的西部省只有维多利亚湖北面区域再往北狭小的内陆区域,面积只有裂谷省的百分之四,大部分的卢希亚人都生活在这个省。除了北边的穿恩佐亚郡以外,没有周边的郡卢希亚人占到大多数。换句话说,西部省的历史,就是卢希亚人的历史。

卢希亚人传统上一夫多妻,男性没有自己住处,但是轮流住在每一个妻子各自独立的草屋中,这些草屋中心的空地,被称为Luyia、Luuya、Luushia等,这个词也是卢希亚人名字的来源,在外文文献中常见的Luhya的说法其实是使用英语拼写,是各分部落同时可以接受的一种妥协。因为不同小部落之间的语言相差很大,最北边和最南边部落的语言甚至完全无法沟通。这种由于自身并没有实际的统一性而借由外部权力来掌控维持平等的现象,贯穿着卢希亚人的历史。

188x-1949:殖民时期——旺加人

第一个在历史上写下重重一笔的卢希亚人是旺加部(Wanga)的酋长穆米亚(Mumia)。旺加部是卢希亚人的部族之一,实际上人数并不是很多。但是在殖民者还没有来到这个区域以前,他们利用居住在马车商队必经路线上这个优势条件,已经与阿拉伯奴隶商人建立了很好的合作关系,穆米亚酋长的父辈或祖父辈开始就已经信奉伊斯兰教。当英国殖民者到达这个区域时,发现年轻的穆米亚酋长治下的旺加部是当地唯一有中央集权形态的政体,于是加紧与对方合作。而年轻的穆米亚一方面利用英国殖民者增强自己在卢希亚人地区的控制,一方面为英国殖民者提供保护抗拒裂谷地区卡伦津南迪部的骚扰、也阻止了英国人雇佣的“苏丹”军人的哗变。旺加人目前聚居的城市就被称为穆米亚斯(Mumias)。

年轻酋长穆米亚对卢希亚人历史乃至肯尼亚历史的影响是巨大的,但是也让这个人数不多的部族受到其他部族的憎恨,一方面旺加人曾经积极参与过奴隶贸易,另一方面也早就设置了其他部族如果经过旺加人领地时支付过路费的机制而且收费颇高,除此之外英国人将穆米亚任命为“最高酋长”(1908年),管理整个卢希亚人地区的人头税(Hut Tax)。

传统卢希亚人内部部落文化差异很大,像是北边的布库苏部(Bukusu)有数量较多小酋长的机制,而南边的马拉戈力部(Maragoli)还是元老会制度。注意到穆米亚酋长全名是“那布恩格”穆米亚·希翁度(“Nabongo” Mumia Shiundu),其中的“那布恩格”是皇室称号,可以翻译成“王”,但是这个“王”的说法对于其他部族来说没有多少具体的含义。

在整个殖民时期,旺加部获得了大量来自这种政治独裁的优惠,肯尼亚西部唯一的制糖厂便设在穆米亚斯,而用于管理整个卢希亚人聚居的西部省的政治中心也设在了穆米亚斯不远处的卡卡梅加,一个经历了短暂淘金潮的小城。卡卡梅加城市的名字来源于动词-mega,在卢希亚语中指的是“掰下玉米面糊的一部分”,相传英国人到达此处时,喜欢吃玉米面糊的卢希亚人给外来者提供了这种食物,最初英国人很犹豫,但是过了一会儿之后对方终于开始吃了一点,卢希亚人便说“kakamega”——“他已经把那个小东西掰下来了”。选择这个小城的原因已经不可考证,但实际情况确实是卢希亚人人数占优的布库苏人和马拉戈利人聚居的地方,都没有成为政治中心。

穆米亚酋长在旺加王室在位67年,死于1949年,数年之后英国殖民政府受到茅茅起义(Mau Mau)的影响,人头税被取消,留下一个对旺加人恨之入骨的卢希亚人社会。

1949-1963:殖民统治结束前后——布库苏人、卡卡梅加(上)

在英国人准备离开肯尼亚、在设立当地人主导的地方立法会时,卢希亚人出现了两个政治新星,一个是马辛德·穆里洛,1957年通过肯尼亚非洲联盟(KAU)获得了尼扬扎北(Nyanza North)的地区立法会席位(一个为肯尼亚独立后由非洲人自行执政的准备机制)。布库苏人的穆里洛在肯尼亚和乌干达接受初期教育,在南非获得学士学位(英语、历史、哲学),当时35岁的他在政府学校教书,为了选举辞职决定专心从政(他之前就已经入党多年)。布库苏人是卢希亚人中人数最多的部族。

另一个是马丁·希库库,一个非常年轻的工会运动政治家,曾经短期在油厂和铁路系统工作过,投身政治的时候年仅19岁。他也是参与到兰卡斯特会议(非洲代表与英国人谈判如何独立的会议)年纪最小的代表。希库库来自卢希亚人相对小的分支马拉马(Marama),因为工作的原因他最初的政治后院并不是卢希亚人的地区而是首都内罗毕,但是他在第一次独立大选时竞选卡卡梅加的议会席位并获胜,以此为基础但是在首都获得更多的话语权。由于卡卡梅加来自殖民者淘金建城,虽然离穆米亚斯较近,但是当地是由很多个小的卢希亚人分支所居住的(除旺加人外还有Idakho,Isukha,Banyala,Kabaras,Batsotso,Marama,Kisa)。

年龄相差正好十岁的两人,在国家级的政治上代表卢希亚人的利益。由于肯尼亚非洲联盟(后来的肯尼亚非洲民族联盟KANU)越来越往一个仅代表大族基库尤人和卢奥人利益的党派发展,于是穆里洛从非洲联盟脱离后与当时志同道合的莫伊以及来自海滨地区的罗纳德·恩加拉一同成立了肯尼亚非洲民主联盟(KADU),马丁·希库库也加入了这个党派成为了党总书记。但是在地方政治中,穆里洛希库库两人极少合作,因为是否一个人数较多的族群有资格代表整个部落的问题依然存在,在希库库获得较多支持的时期,一些卢希亚大部族也有攻击他的说法“你怎么能让一个马拉马人管理你”。

1963-1978:乔莫·肯雅塔的任期——布库苏人、卡卡梅加(下)

肯尼亚第一任总统乔莫·肯雅塔的任期来自于党派肯尼亚非洲民族联盟(肯盟,KANU)1963年的胜利。肯盟获胜一年后,由于各种原因肯盟合并了对手方肯尼亚非洲民主联盟(KADU),卢希亚人的政治家们也进入了执政党的队伍。

合并的缘由众说纷纭,有人说是肯盟总书记汤姆·姆博亚的政治宣传,有人说是执政党的财权攻势,有人说是穆里洛认为需要有政治势力中和老肯盟中只有基库尤人和卢奥人这两个大族的垄断。总之结果是合并后作为肯尼亚非洲民主联盟(KADU)党主席的莫伊成为了民政事务部长,而副主席的穆里洛成为合作社部长。

但是卢希亚人的政治家在首都与肯盟的核心成员算不上融洽。乔莫·肯雅塔对于穆里洛的容忍更多的原因来自他需要卢希亚人特别是布库苏人的支持,因为早在1966年,因为看到白人曾经非法抢占的土地并没有归还给穷人而是被当权者侵吞,肯盟的另一核心卢奥族的加拉莫吉·奥津加·奥廷加(肯尼亚第一任副总统)已经正式和乔莫决裂,成立了肯尼亚人民联合党(KPU)与肯盟抗争,但失败。

穆里洛虽然一直留在肯盟的阵营里但是对反对派比如皮奥·伽马·平托(注:一个印度裔的律师曾经为乔莫·肯雅塔出狱而辩护,于1965年被暗杀)和比尔达德·卡基亚(曾与与乔莫·肯雅塔并肩争取肯尼亚独立的基库尤人,第一任教育部副部长,后加入KPU,后退出政治)批评当局土地政策但是被镇压而感到同情。希库库虽然相信资本主义和自由主义,但是他也认为政府有义务纠正殖民当局对肯尼亚土地分配的不平等。

卢希亚政治家们正式与乔莫决裂是1975年的事情。当年,约西亚·姆万吉·卡里尤基被暗杀,这位年达鲁阿北(Nyandarua North)的基库尤族国会议员在国会高呼:“肯尼亚不应该成为一个只有十个百万富翁和一千万个乞丐的国家!”暗杀专项调查组向议会提供了调查报告,认为与卡里尤基最后接触的都是政府权力中心周围的人,建议对这些人进行调查。整个议会的大环境都是不希望这个议案通过,根据当时的肯尼亚法律规定内阁部长们是议员兼任所以仍有投票权(但实际上作为行政而不是立法分支他们理应无条件地支持政府行动),穆里洛是唯一投票支持这个议案的内阁部长,结果他被乔莫剥夺了内阁部长的职位。而希库库卡里尤基被暗杀后在议会上大声宣布:“肯盟已经死了!”因为这句话,他被乔莫直接投入监狱监禁。

1978-1989:单党制下莫伊的任期-马拉戈利人/韦希加

乔莫·肯雅塔1978年去世,享年85岁。副总统卡伦津人莫伊自动成为代理总统90天。莫伊迅速组织了大选,成为了新总统。由于自己并不来自肯尼亚第一大部落,莫伊采取了各种方式剪除、弱化基库尤人的权力。他虽然任命了基库尤人姆瓦伊·齐贝吉成为自己的副总统,但是却将原本副总统最重要的权力安全部门移至总统办公室,由卡伦津人负责,并且将政府中层的实际技术官僚们一点一点减少基库尤人的比例。

在行使代理总统权力的90天里,他就释放了被乔莫扔进监狱的卡卡梅加议员希库库。他的意图非常清晰,他需要在和基库尤人的权力斗争中有更多的盟友,不止对卢希亚人希库库如此,在乔莫时代被在家中软禁的卢奥人奥津加,也被莫伊解除监禁但是不被允许离开湖区的尼扬扎省。但是莫伊并不相信乔莫时代那些激烈反对政府土地政策的政治家,他开始在卢希亚培养自己的势力。

穆里洛是布库苏人的领袖,曾经在殖民时期就一起组织过肯尼亚非洲民主联盟(KADU)的卡伦津人莫伊深知对方的影响力,于是他拉拢了另一位布库苏人希望至少可弱化对方。这个人是当时卡里尤基暗杀调查组的副组长埃利贾·姆旺加莱,当时基米利利(Kimilili)的议员。莫伊通过为姆旺加莱购置田地的方式将对方拉入自己的阵营,虽然姆旺加莱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真正和穆里洛争夺布库苏人的资格,但是莫伊确实通过这种方法在西部扶持了自己的代言人。

另一方面,莫伊通过自己的权力施恩于另一支人数上也非常多的卢希亚人。马拉戈利人的传统聚居地在卡卡梅加和湖港基苏木(Kisumu)之间,但是历史上从来没有在政治上获得发言权,而莫伊阵营中本身就有一个他非常信任的马拉戈利人,而且这个人本身也是莫伊的贵人。

乔莫·肯雅塔去世的1978年这一年,莫伊54岁,摩西·穆达瓦迪55岁,但早在肯尼亚还没有独立之前两人就已经相识,摩西·穆达瓦迪当时是裂谷省的一个专区教育长官,负责寻找可以参与新肯尼亚政治的卡伦津人,是他对当时还只是在巴林戈一所小学教英语的莫伊说:“这里不是你浪费天赋的地方,有其他的地方需要你。”并将莫伊送到首都内罗毕。两人的关系非常亲密,甚至马拉戈利人的摩西·穆达瓦迪娶了一位卡伦津人的老婆,把莫伊称为自己的umwiko(马拉戈利语的“大舅或小舅”)。

摩西·穆达瓦迪在1969年和1974年两次大选都输给了当地另一位年轻又热血的政治家彼得·基比苏。但是1975年时对方由于殴打他人被判处15个月监禁而自动失去了议员的资格,于是在补选中摩西·穆达瓦迪轻松击败了其他对手成为萨巴提亚(Sabatia,当时韦希加Vihiga属于这个选区)的议员。由于莫伊在副总统任期内也负责肯尼亚的治安,很多人怀疑是不是暗箱操作让基比苏的获刑超过了无法履行议员职责就要自动失去资格的六个月。

从此,马拉戈利地区成了莫伊的营地,穆达瓦迪家族也成了这个地区发展最重要的推手,除了也担任过其他的部长级角色,但教育部长阶段对马拉戈利人的萨巴提亚地区特别是韦希加(Vihiga)的影响最大。整个西部省所有培养老师的学校只要不是一定要放在省会卡卡梅加的,都安排在韦希加,所以大量的马拉戈利人在此后的肯尼亚成为老师。1988年韦希加独立成选区,摩西·穆达瓦迪成为这个选区的第一任议员,甚至是1989年摩西去世,莫伊帮助摩西的儿子,年仅29岁的穆萨利亚·穆达瓦迪通过补选成为这个选区的议员。

这个时期的卢希亚人的西部省的发展,已经慢慢形成了现在肯尼亚政局的基本盘,北边的布库苏人和南方的马拉戈利人分庭抗礼,中间省会的卡卡梅加没有确定的部落归属。

1989-1992:多党制下莫伊的任期(上)——死去的枭雄们

1992年莫伊在西方社会用切断经济援助的压力下,被迫接受了多党制改革,并在当年组织竞选。但是对于卢希亚人来说,这段短短的文字是无法弥补他们对于失去领袖的伤痛的。早在1989年,穆里洛希库库这两个卢希亚政治家就和奥津加·奥廷加肯尼斯·马蒂巴等政治家一起组织了“恢复民主论坛(FORD)”的机制争取多党制改革,这也是影响现代肯尼亚政治最重要的事件。

由于卢奥人加拉莫吉·奥津加·奥廷加基库尤人肯尼斯·马蒂巴就“恢复民主论坛(FORD)”在竞选中谁做总统竞选人吵得不可开交,而穆里洛只身飞往英国寻求竞选的资金,当他1992年8月22日飞回肯尼亚时,在内罗毕的机场内摔倒,去世。他没有看到肯尼亚真正重新多党制选举的那一天,也没有机会能去缓和奥津加马蒂巴之间的不和,“恢复民主论坛党”也分裂了。有人说如果穆里洛1992年大选时还在,那么那一年的大选莫伊就会下台。

1992年多党制选举前的短时间内,大量肯尼亚政界新秀也借着这个机会获得关注,其中最有名的拥护多党制一方面的年轻政治家们,通过“年轻土耳其人/Young Turks”的名号聚集在一起,英语中Young Turks通指那些“有新想法、希望改变旧系统的年轻人”,肯尼亚历史上有很多Young Turks的世代,但是90年代的这群人无疑最为有名。这群新人中后来在政界活跃的名人很多,无法一一列举也不是很公平,但是与这篇文章关联最大的是奥津加的儿子拉伊拉·阿莫洛·奥廷加和布库苏人迈克·基加纳·瓦马卢瓦(同样是政治家儿子的瓦马卢瓦非常有经验和能力,由于是穆里洛的门徒,所以在穆里洛去世后的几年内完全掌控了布库苏人地区的政治)。(注:可能很容易让读者有强人政治的误会,但是这些名人总是和同族的人共同出现,比如现在也在肯尼亚国会非常活跃的律师詹姆斯·奥伦戈也是Young Turks的成员,也同样来自卢奥族;相同情况的还有穆希萨·基图伊,现在是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秘书长,布库苏人,还和基加纳·瓦马卢瓦是表兄弟。)

作为用来对抗这个世代的“年轻土耳其人”,莫伊也扶持了自己的青年政治家组织,命名为“肯盟青年团(Youth for Kanu)”,在这个阵营里也有很多后来的名人,包括现在肯尼亚的副总统卡伦津人威廉·鲁托。而对于卢希亚人地区,莫伊扶持了复数的对象,很多甚至在此前没有多少“国会”政治经验。现在在卢希亚人地区看上去还很活跃的政治家摩西·韦唐乌拉(布库苏)当时是一名律师,因为1990年参与卢奥族的外交部长罗伯特·奥考被刺杀的法律调查在全国获得知名度;赛勒斯·吉荣戈,1992年时肯盟青年的主席,来自卢希亚人的提里奇部(Tiriki,与卡伦津人地区接壤,并且他的大老婆就是卡伦津人),当时他是卢希亚人足球俱乐部的主席;甚至是索马里裔商人M·沙里夫,因为在布库苏人重要聚居地奔戈马(Bungoma)有大量产业,也被收录到“肯盟青年团”中。

这一时期的主线是穆里洛的去世造成“恢复民主论坛(FORD)”完全分裂,布库苏人在1992年那一年没能在一两个月内找到自己的领袖,当年卡卡梅加的希库库站在“恢复民主论坛(FORD)”的马蒂巴一方,虽然让它一共得到25.7%的选票获得第二,但最终仍没能击败莫伊的执政党。当年“恢复民主论坛(FORD)”分裂出去的奥津加一方获得了17.1%的选票,如果两者相加的话,将超出莫伊的肯盟所获得的36.6%不少。

在南部的马拉戈利地区已经经营十数年的摩西·穆达瓦迪同样在多党制之前去世,他的儿子穆萨利亚·穆达瓦迪虽然继承了自己父亲在当地的影响力,但是在第一次多党制选举的1992年才算刚刚踏进政界三年而已。

1992-1997:多党制下莫伊的任期(中)—— 四分五裂

1992-1997这五年,第一任多党制选举的成功让莫伊可以继续执政,这五年里发生的最大的事件是原“恢复民主论坛(FORD)”巨头之一的奥津加·奥廷加在1994年1月去世了,分裂出的这支叫“肯尼亚恢复民主论坛(FORD-Kenya)”的党派由基加纳·瓦马卢瓦接任党主席,但是政党继承人的争夺很激烈。

奥津加的儿子拉伊拉通过“年轻土耳其人”的运动获得知名度,1992年选举时获得了内罗毕南部兰加塔选区(Lang’ata,基贝拉贫民窟当时划分在这个选区)的席位,他希望继承父亲的政治遗产。当时穆里洛的门徒基加纳·瓦马卢瓦已经接收布库苏人的政治遗产已经三年,影响力甚至涵盖到了西部省北部的基塔莱(Kitale)地区,他也希望可以成为领导人。两人由于党主席的位置争夺了两三年,最后在民主的党内选举下,瓦马卢瓦获得了胜利,而拉伊拉也在1997年这年愤然脱离了“肯尼亚恢复民主论坛”。他为了当年就要开始的大选,他选择加入了一个之前就已经注册好的小党派民族发展党(National Development Party),带着跟随他的卢奥人,成为这个小党的党魁。而“肯尼亚恢复民主论坛(FORD-Kenya)”变得更像一个只代表布库苏人的地区性政党。

“肯尼亚恢复民主论坛(FORD-Kenya)”分裂出去的另一边是“真实恢复民主论坛(FORD-Asili)”,在1992年大选中只比获胜党少了11%左右的选票,当时卡卡梅加的希库库加入的是这方的阵营。可是在之后的几年内党主席基库尤人马蒂巴一方面在与希库库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和谐(但也没有决裂),一方面由于认为大选的监察机制存在问题而拒绝参选。于是1997年的“真实恢复民主论坛”是由希库库作为竞选人出现的。

这个阶段的肯尼亚政局,执政党肯盟虽然在票数上比上届有所提升,对占传统反对派有据对绝对的优势(40.4%),但优势主要来自这些反对派自己的的四分五裂(0.6%到10.8%)。而基库尤人齐贝吉(莫伊单党制制下几乎傀儡一样的副总统)带领原本执政党内部成员组建的民主党,越来越对莫伊的肯盟造成威胁(30.9%)。

莫伊对卢希亚人地区的控制喜忧参半,穆萨利亚·穆达瓦迪经过八年的政治洗礼,完全控制了马拉戈利地区的政治,究其原因,是莫伊长期的总统职位便利下,穆达瓦迪也获得了很多国家部长级的职位,特别是财政部长和地方政府部长这个重要的职位,不但让他增加了在马拉戈利人心目中的声望,也让穆达瓦迪本人可以广泛的和卢希亚以外地区的政治家保有接触。

卡卡梅加的政策也慢慢向肯盟方向倾斜了一些,1997年的大选里希库库被迫带领的“真实恢复民主论坛(FORD-Asili)”应战,既没有北边布库苏人的选票(由瓦马卢瓦的“肯尼亚恢复民主论坛控制),也没有南边的马拉戈利人的选票(由穆达瓦迪治下的肯盟控制),这次大选也是历史上第一次肯盟可以涉足卡卡梅加的政坛。希库库老了,也失去了自己在卡卡梅加的议员席位,从此在肯尼亚政坛消失。

另一方面,莫伊在布库苏人中安插的姆旺加莱,自己基米利利的选区在1992年大选中被穆希萨·基图伊(基加纳·瓦马卢瓦的表弟)夺走。通过“肯盟青年团”安插的韦唐乌拉也没有收效太多,他竞选奔戈马地区议员失败,莫伊通过执政党肯盟特殊席位才让他勉强在肯尼亚国内政坛上保有可见度。

1997-2002:多党制下莫伊的任期(下)—— 万花筒

1997年大选结束后,莫伊的肯盟虽然以40.4%的得票率得以继续执政,但是卡伦津人的他感受到了前肯盟基库尤人核心成员齐贝吉领衔的民主党的巨大压力(30.9%)。他在成为总统后没有任命副总统,而是将之前由乔治·赛托蒂担任的副总统位置悬置了起来。

赛托蒂本来是一个数学教授,莫伊在其任期内亲自将其提拔起来担任财长乃至副总统的职位。虽然是肯盟内的改革派,但是他也是莫伊最为信任的手下之一。并且他的出生非常特别,对外他宣称自己是有基库尤家庭的马赛人,也有传言是他的父母都是基库尤人但是归化了马赛人的文化。这样的身世对于卡伦津人的莫伊来说是很重要的财富——殖民时期首都内罗毕的英国人将基库尤人吸引而来的,首都南方的大片土地传统上都是马赛人的草场。

在没有任命副总统的这段时间里,莫伊接触了肯盟内部可以代表不同部落的重要政治家,他在接触了可以代表卢希亚人的穆达瓦迪,可以代表康巴人的卡隆佐·穆西约卡,可以代表海滨地区的、之前早在肯尼亚非洲民主联盟(KADU)时期的熟人罗纳德·恩加拉的儿子诺亚·卡塔那·恩加拉,许诺可以给与对方副总统的职位。

莫伊接触马拉戈利人穆达瓦迪的时候,这个举动甚至让政治上意见相左的布库苏人也觉得兴奋,因为无论如何,这样终于就有一个卢希亚人可以成为肯尼亚的副总统了。在十四个月的等待后,莫伊最终任命了自己的副总统人选,仍然是之前的赛托蒂,这个举动让自己同时得罪了肯尼亚所有本来还可能支持肯盟的所有重要分支部落的选民。布库苏人对于这个举动意见并不大统一,但是基本的基调是认为马拉戈利对于莫伊是一种愚忠,并没有为马拉戈利人带来更多的好处。

这时的肯盟已经成了一个离心离德的党派,而下一届的总统选举宪法也规定莫伊也不在有寻求连任的资格。肯盟这种糟糕的状况甚至让他和之前的政治死敌——由拉伊拉带领的卢奥人——走在了一起。

从2000年前后,拉伊拉率领的“民族发展党”在“协作(Co-operation)”的倡议下开始合作,最终“民族发展党”和肯盟合并被称为“新肯盟”,拉伊拉成为新肯盟的总书记。莫伊拉伊拉的许诺是“等我卸任时,你们在肯盟内部自行进行民主选举决定扛旗的人。”拉伊拉觉得自己的家族已经有了1992年和1997年两次参选的经验,在肯盟内找不到有可能在选票上击败自己的人,于是答应与莫伊合作,他只想要一个公平竞选的机会,原肯盟内部的马赛人/基库尤人赛托蒂、康巴人穆西约卡、海滨地区人小恩加拉都在捉摸自己应该怎么办。

可是之后的事情往着一个所有肯盟核心成员都没有想到的方向发展,一方面莫伊迟迟不宣布自己推荐谁作为肯盟竞选的主导人,一方面突然安排一个议员强行卸职将席位让给了开国总统乔莫·肯雅塔的儿子乌胡鲁·肯雅塔,并在短时间内将其任命为地方政府部部长,开始公开带着年轻的乌胡鲁在肯尼亚四处拜访要员。坊间传闻莫伊乔莫的遗孀、代表着基库尤大商人利益的恩吉娜·肯雅塔“妈妈恩吉娜”说:“我们要找到一个在我离任后还能维护我们利益的人。”

拉伊拉在看到这个举动后第一反应是非常高兴,因为当时的乌胡鲁刚过四十,没有任何政治经验,他觉得乌胡鲁不可能有任何机会在党内选举中战胜自己,而大选在即。而莫伊不停地拖延党内选举,让心中各自不安的政治家们有了协作的准备。

肯盟党内五人,除了拉伊拉还非常自信以外,其余的马赛人/基库尤人赛托蒂、康巴人穆西约卡、卢希亚马拉戈利人穆达瓦迪、海滨地区人小恩加拉都敢怒不敢言。肯盟党以外的三个重要反对派齐贝吉、卢希亚布库苏人瓦马卢瓦、康巴人夏丽蒂·恩吉鲁(女)都觉得自己的党派如果想要单独战胜肯盟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三人组建了肯尼亚全国联盟党(National Alliance Party of Kenya,NAK),但是三人没有办法确定谁是竞选人。

拉伊拉这边一直在等莫伊提供党内竞选的方案,但是莫伊实际上在想尽各种办法能让乌胡鲁成功成为肯盟的总统竞选人,当拉伊拉忍耐了各种刁难的竞选方式后,最后发现莫伊已经开始操控党内选举名单时,愤然主动离开肯盟,和他同时离开有马赛人/基库尤人赛托蒂,还有另一位对历史进程有决定性影响的卢希亚人穆迪∙阿沃里

穆迪∙阿沃里出生于1927年,2002年时已经75岁高龄,在莫伊的治下出任过不同的部长级职位甚至在莫伊多党制竞选的第一个任期内长期地担任过副总统一职。他来自卢希亚人西部的小分支萨米亚(Samia),主要的政治中心是与乌干达接壤的布西亚(Busia),传统上布西亚的萨米亚人和湖区的卢奥人有亲近的接触,所以很多人认为他和拉伊拉一同离开肯盟也有这层关系。

拉伊拉赛托蒂穆迪等人成立了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ic Party,LDP)后,拉伊拉赛托蒂双方不能容忍对方对党派拥有绝对的控制权,原本就只是共同的敌人莫伊让他们走在一起,这时长者穆迪对还留在肯盟的卢希亚人穆达瓦迪说:“我都已经这么老了,都从肯盟脱离,你还年轻。”并且对他说“你来了之后,我会让你成为拉伊拉赛托蒂双方都能接受的一个妥协的候选人,由你去竞选总统。”于是卢希亚马拉戈利人也随着穆达瓦迪进入自由民主党,之后康巴人穆西约卡也脱离肯盟加入到自由民主党。在这期间莫伊还进一步激怒卢希亚人,当莫伊推荐乌胡鲁成为肯盟的竞选人时既没有在基库尤人的地区、也没有在卡伦津人的地区,而是不远千里在肯尼亚西部边境的埃尔贡山脚下做了推荐乌胡鲁的仪式。这种刻意在卢希亚人地区做进行仪式的做法,被认为是一种深深的侮辱。

有了马拉戈利人穆达瓦迪加入的自由民主党竞选宣传更加顺利,这时的拉伊拉是第一次真正在政治上能影响到卢希亚人地区,特别要考虑到他最初离开父亲创建的“恢复民主论坛”是因为与布库苏人瓦马卢瓦竞争失败的结果。在竞选宣传的过程中,他当着很多卢希亚人的面对穆达瓦迪说:“你是我们的举旗人。”这个举动让所有的马拉戈利人甚至大量布库苏人都非常感动,各种情感交织在一起:拉伊拉是第一个脱离肯盟的人;卢希亚人的穆里洛拉伊拉的父亲一起为多党制而抗争,卢希亚人为此承担了大量的牺牲;即使是布库苏人瓦马卢瓦拿去了大部分拉伊拉父亲的政治遗产,但是同样一个人今天在这里愿意让我们的儿子穆达瓦迪成为总统。在2003年的时候,很多卢希亚人非常真切地认为拉伊拉是一个圣人甚至是神。

之后的事情更加让人不可预料,在莫伊私下接触穆达瓦迪后,穆达瓦迪重新回归了肯盟,这是肯尼亚现代史上最让人不可理解的谜团,人们无法想象为什么一个马上就要获得总统位置的人,会重新回到莫伊的身边,有人说穆达瓦迪受到了生命威胁。更加离奇的是莫伊将副总统的位置给了穆达瓦迪,那个在试探14个月之后给了赛托蒂的职位。这个行为让整个卢希亚人在2002/3年选举中完全不可能投票给肯盟,因为卢希亚人有一句在所有部族都共有的一句谚语:“卢希亚人绝对不吃吐出来的东西。”他们说:“我们就是选一个雕像也不可能选肯盟的候选人。”

但是自由民主党在穆达瓦迪回肯盟后,也开始思考必胜的竞选策略,他们开始与组建了肯尼亚全国联盟党的齐贝吉瓦马卢瓦恩吉鲁接触。由于共同的敌人莫伊他们走在一起,将自由民主党和肯尼亚全国联盟党合并,创建了全国彩虹联盟(National Rainbow Coalition,NARC)开始共同做竞选宣传,卢希亚人的政治家有促成拉伊拉有自己党派的穆迪,在竞选过程中作为一个父亲或长者的形象出现,穆里洛的学生、布库苏人瓦马卢瓦也因为之前和齐贝吉的联盟参与其中。马拉戈利人的选票在情绪的驱动下,深深被拉伊拉吸引。

这个看上去必胜的团队,迟迟不能说出是谁将作为竞选人与乌胡鲁竞争。拉伊拉齐贝吉都希望成为下一任总统。在三个月的竞选宣传中,他们对外一直宣传已经达成了协议,但是不公布协议内容。直到最后一场在首都乌胡鲁公园的公开竞选马上就要填写竞选人名单的时候,拉伊拉在广场上举起齐贝吉的手,对群众们说“Kibaki Tosha!(斯语:齐贝吉,足够了!)”他们达成协议齐贝吉将只做一任总统,拉伊拉将成为这届政府的总理。

2002/03年的选举时卢希亚人历史上仅有一次将选票全部投给选举的一方,这也是肯尼亚历史上第一次反对党成功击败执政党的例子。可是你知道之后怎么样了吗?唯一剩下的经验丰富又少壮派的卢希亚人政治家基加纳·瓦马卢瓦,在齐贝吉总统的内阁里当上了副总统,可是在这个职位只实际待了六个月,便因为艾滋病的原因在伦敦去世。

文中出现的人名:

Moody Awori:穆迪∙阿沃里
Cyrus Jirongo:赛勒斯·吉荣戈
Bildad Kaggia:比尔达德·卡基亚
Mwai Kibaki:姆瓦伊·齐贝吉
Josiah Mwangi Kariuki:约西亚·姆万吉·卡里尤基
Peter Kibisu:彼得·基比苏
Jomo Kenyatta:乔莫·肯雅塔
Uhuru Kenyatta:乌胡鲁·肯雅塔
Ngina Kenyatta:恩吉娜·肯雅塔
Kenneth Matiba:肯尼斯·马蒂巴
Muhisa Kituyi:穆希萨·基图伊
Tom Mboya:汤姆·姆博亚
Daniel arap Moi:丹尼尔·阿拉普·莫伊
Moses Mudavadi:摩西·穆达瓦迪
Musalia Mudavadi:穆萨利亚·穆达瓦迪
Masinde Muliro:马辛德·穆里洛
“Nabongo”Mumia Shiundu:“那布恩格”穆米亚·希翁度
Kalonzo Musyoka:卡隆佐·穆西约卡
Elijah Mwangale:埃利贾·姆旺加莱
Ronald Ngala:罗纳德·恩加拉
Noah Katana Ngala:诺亚·卡塔那·恩加拉
Charity Ngilu:夏丽蒂·恩吉鲁
Jaramogi Oginga Odinga:加拉莫吉·奥津加·奥廷加
Raila Amolo Odinga:拉伊拉·阿莫洛·奥廷加
James Orengo:詹姆斯·奥伦戈
William Ruto:威廉·鲁托
George Saitoti:乔治·赛托蒂
Martin Shikuku:马丁·希库库
Pio Gama Pinto:皮奥·伽马·平托
Michael Kijana Wamalwa:迈克·基加纳·瓦马卢瓦
Moses Wetang’ula:摩西·韦唐乌拉

注释/Notes   [ + ]

1. 肯尼亚国家统计局2009年人口普查报告
 

yns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