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伊亚语中部方言的名词系统

肯尼亚西部的卢伊亚语方言众多,最北边的布库苏语和最南边的马拉戈力语之间差别很大,甚至有一部分卢伊亚人自己都怀疑马拉戈力语还是否属于卢伊亚语的一部分。另一方面,位处东南地区的马拉戈力语语区(现在肯尼亚的韦希加郡, 与卡卡梅加郡临近)又是肯尼亚殖民史阶段最早接触制式教育的地区,所以殖民时期的很多文献特别是来自卢伊亚人自己的叙述,这些作品的作者很大一部分实际上母语都是卢伊亚语里较为另类的马拉戈力语。这种情况造成的后果是,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一个所谓普通话的卢伊亚语,就更难研究不同的卢伊亚语之间词汇和语法上的差别到底如何了。

到目前位置最为完善的卢伊亚语的语言描述性文献来自殖民时期在英国圣公会差会 (CMS)教会里工作的女性,名叫L·L·阿普比(Appleby)。这本叫做《第一部附带练习的卢伊亚语语法1》第一次出版是1947年,50年增加了章节,51年58年又重印两次,等到1961年的时候又有了修改版,所以说阿普比将很多心力和经验都投入在这部作品里。美国密苏里大学的马尔洛(Marlo)在2007年在博士论文里猜测阿普比的语法基于旺加语、基撒语和马拉马语,可能还有一部分尼奥雷语的部分2(Marlo2017:143)。这个说法很可能是对的,因为至少英国圣公会差会就位于马拉马语区的布特雷(Butere)。在这篇文章里整理的卢希亚语就暂时命名为卢希亚语中部方言。

… 

  1. Appleby, L. L. 1961. A First Luyia Grammar with excercises. Dar es Salaam / Nairobi / Kampala: The East African Literature Bureau. []
  2. 关于卢伊亚语不同方言的语区和使用人数,见这里 []
  3. Marlo, Michael R. 2007. The Verbal tonology of Lunyala and Lumarachi: two dialects of Luluyia (Bantu, J.30, Kenya). Unpublished Disseration. []
 

基库尤语的主语前缀,特别是该如何说“我”(下)

上文:基库尤语的主语前缀,特别是该如何说“我”(上)
 

4. 第一人称主语前缀紧跟着宾语前缀

基库尤语的动词结构的主干,在第三章时已经提过了,除去焦点词素以外,简要来说是

主语- (时态1)–(宾语)-动词词基-时态2

如果时态1的位置没有任何词素,那这个主语前缀有可能和宾语前缀或动词词基去互动。当“我”的主语紧跟着宾语前缀时,这时有一条铁则,即宾语前缀的存在会阻隔几乎所有主语前缀“我”与宾语前缀的融合,并且这时“我”的主语前缀会以ndĩ的样貌存在,比如例句(12)里。
… 

 

基库尤语的主语前缀,特别是该如何说“我”(上)

 

1. 导言和表格

基库尤语的名词系统不是非常复杂,但是音韵学的变形较多。主要的难点有两个,第一是虽然直接粘附于名词的名词前缀会因为词干首音节的不同而发生变化,比如同属于第5组1的ibuku“书”和riika”年龄组”名词本身因为词干的开始音分别是<b>和<i>,所以名词本身配套的前缀是i-和ri-2,但是与其他的句子成分(比如指示代词、物主代词等)特别是本文的重点主语前缀在使用时同组名词的变形完全一致;第二个难点是一边指向着特定名词、一边又在动词结构内部去互动的主语前缀(以及宾语前缀)常常会和紧跟着的时态词素发生融合现象,分析起来相当麻烦。这篇文章尽量给这些主语前缀整理介绍一下。
… 

  1. 关于基库尤名词系统的概况性介绍见 http://yellingstone.info/?p=1721 []
  2. ri-也是语法变形后的形式,词素应为r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