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而治之的卢希亚棋盘

“部落就是肯尼亚,肯尼亚就是部落”这是当地人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肯尼亚是非洲不同文化交织最复杂的地区,畜牧的尼洛人、农耕的班图人、骆驼与驴子背上的库希特人交汇最中心的地方就在这里;地理上,中部的高原和裂谷带,西部的平原雨林和维多利亚湖湖区,北部图尔卡纳湖隔开广漠的沙漠和半沙漠地带,再加上迎接着印度洋季风的海滨地区,肯尼亚是个被神祝福的迷你世界,部落是居民们给安置自己的识别唯一的场所。这篇文章讲一个人数不少但命途多舛的部落在肯尼亚的历史。

… 

 

基塔莱,失败的刻痕

肯尼亚作为一个国家,它的历史与殖民宗主国英国紧密地纠缠在一起。1901年乌干达铁路蒙巴萨-基苏木段修建完成,次年,肯尼亚这个国家的雏形形成,维多利亚湖港基苏木北至埃尔贡山,这条线的东边被划入肯尼亚,当时被称为“东非保护地”。这篇文章讲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城市基塔莱。

… 

 

Kibra选举对肯尼亚政局的影响

为什么Kibra要选举?

一般来说,肯尼亚普选日选出下一届国家政府、郡政府的主要行政人和所有立法人员,为期5年(下一次选举年为2022)。但是如果这些政治人员长期无法履行职务,则会进行补选/小选举。Kibra选区的议员Ken Okoth今年七月癌症去世,而下一次选举年还很远,所以必须进行补选/小选举(英语by-election斯语uchaguzi mdogo),主要的竞选人ODM的Bernard (Imran) Okoth,也是Ken Okoth的弟弟和长期的竞选助手。Jubilee的MacDonald Mariga,前肯尼亚国家足球队球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