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基库尤语动词不定式开始谈起

世界上几乎所有语言的动词都有不定式形态。“不定式”这个说法里的“不定”指的是:动词的这个形态不含任何人称的信息,也不含时态的信息(比如英语里的to go,法语里的aller,德语里的gehen)。这个说法其实只是某一种思维观念的引申,即动词本身大概率需要加入人称和时态信息,或者说我们默认大多数时候人称和时态的表达是通过动词的屈折变形法来达成。但像中文这样的形态学孤立语就没有这种基于动词的词内变形,而是增加新的单词来指示人称信息或时间信息。

但不管怎么说,有一个所谓“动词不定式(Infinitive)”的形式、并且这个形态和查字典时的引用条目(Citation Form)之间有规律可循总是好事。班图语的不定式其实很简单,很多人都拟构出是ku-。而且因为本身从句法上来看地位也相当于一个所谓的“动名词”,自然被列入很有名的班图语名词组中(被列为第15组),并不很难找。举一个比利时学者米尤森(A. E. Meeussen)1967年时在《班图语语法拟构(Bantu Grammatical Reconstruction)》 1)https://www.persee.fr/doc/aflin_2033-8732_1967_num_3_1_873的例子,就是ku-:

而基库尤语的不定式有四个形态,分别是ku-和kũ-以及和它们对应的gu-和gũ-,这里元音u和ũ的写法对应的发音分别为[u]和[o],东非当地通用语斯瓦希里语的普通话在教学时被认为只有一个ku-,我们一般认为发音为[ku]。现在问题是基库尤语为什么会有ku-、kũ-、gu-、gũ-这四种可能的形式。

基库尤语动词不定式里k和g的差别

两个不同辅音其实是比较容易说明的,在基库尤语里只要k的后方出现k, th, c, t这四个辅音,则最初的k会浊化为g,在一些语言学论述里这个辅音浊化规则习惯性地按第一次论述的作者命名为“达尔法则(Dahl’s Law)”。这个规则是如此普遍,以至于是基库尤语本身的名字Kikuyu,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很多人拼写成Gikuyu。下面是这个规则用于基库尤语动词时的一些例子:

gũ-kena “开心”

gũ-thooma “读”

gũ-cooka “回”

gũ-teng’era “跑”

kũ-ruga “做饭”

2)如ũ后面紧跟着ũ以外的元音时,现行正字法实际的写法是w,所以kũ-ina会拼写为kwina-ina “唱歌”

3)如ũ后面紧跟着ũ以外的元音时,现行正字法实际的写法是w,所以kũ-enda会拼写为kwenda-enda “喜欢”

kũ-geria “尝试”

基库尤语动词不定式里u和ũ的差别

元音的差别比较难解释,并且可能存在争议。在Bennett等编写的基库尤语教材里,他们很笼统地把很多与元音相关的音韵学现象放进一个叫“元音合并(Vowel Coalescence)”的理论里,他们观察到当第一个元音为ĩ、a和ũ的时候,会因为第二个元音不同而产生变化,他们还列出了一个表格,也就是下面这张:

(Bennette&1985c: 28)注意他们写作的时候用<y>来代替现在的<ĩ>,用<w>来代替现在的<ũ>。

这种综合性表格最大的弱点是无法顾及不同元音的差异性,并可能把一些源头风马牛不相及的音韵学现象错误地放在一个表格里,最后却不得不用“特例”的说法来打补丁。比如在上面这幅图里,ĩ、a、ũ这三个元音与之后的元音互动的结果就完全不同:改变最大的a是完全迁就于之后的元音,改变之大甚至本身变成后面的元音(参见后方出现[ɔ]和[o]的时候);ĩ和ũ与后面的元音互动情况很少,但并非全是为了屈从于后面的元音,部分情况可以说是因为厌恶,是为了加大与之后元音的差别(见后文)。

就像前文说的综合性表格会有打补丁的需求,实际上也确实如此。更有趣的是,Bennett等(1985)认为是特例的那些用法,实际上都与ũ/u有关,分别是:
     ■ 不定式kũ后面出现反身词素时
     ■ 名词组ũ作为宾语时
     ■ 表示被动的词素-ũo
     ■ 元音u开头的动词词干

解释完了基库尤语的元音ũ和u的音韵学变形需要进行专门的考察,现在可以解释一下不定式里u和ũ的差别、以及ku-、kũ-、gu-和gũ-该如何取舍了。

首先,<kũ>(也就是发音的[ko])才是基库尤语不定式里出现频率最高的形态,并不是班图语拟构里的那个ku-的符号最容易让人联想到的发音;其次,不定式里<ku->的发音是存在的,但是仅当后方所跟随的动词词干为元音开头并且这个元音是<u>或者<o>;最后,kũ-/ku-也有因为之前提到的辅音浊化规则(达尔法则)而出现gũ-/gu-的形态。

当出现{kũ-u…}的词素组合时,ũ被跟随的u所影响组合成了长元音的[uu],例子是ku-una “切开”、ku-uga “说” 。另外,没有发现任何u开头并且接着辅音是k, th, c, t四者之一的动词词干,所以没有gu-u…的例子。
当出现{kũ-o…}的词素组合时,由于前后两者的发音[o]和[ɔ]过于接近,但是功能上不定式不允许发音太远离[o]~[u]的区间,于是出现了[uɔ]这样的情况,例子是ku-oya “拿起”、ku-ongerera “增加”、gu-ota “烤火/晒太阳”

注释/Notes   [ + ]

1. https://www.persee.fr/doc/aflin_2033-8732_1967_num_3_1_873
2. 如ũ后面紧跟着ũ以外的元音时,现行正字法实际的写法是w,所以kũ-ina会拼写为kwina
3. 如ũ后面紧跟着ũ以外的元音时,现行正字法实际的写法是w,所以kũ-enda会拼写为kwenda
 

ynshen